溫度:氣溫26-34℃ 天氣現象:多云間晴,午后有雷陣雨 風向風速:偏南風3-4級

海口靈山這個地名,居然有這么詩意的淵源……

中國海口政府門戶網站  更新時間:2020-07-02   來源:海南日報新媒體  作者:蒙樂生

  原標題:海口靈山這個地名,居然有這么詩意的淵源……

  “靈山”,山清水秀,古木參天,山上原有靈山祠,香火鼎盛,因而得名。

  明代,船過瓊州海峽,人們從很遠處便可看到山上林木蔽天;綠樹叢中,靈山祠隱約可辨,鐘鼓之聲隱約可聞。此情此景使人倍感親切,靈山因此成為瓊北名勝。

  今天的靈山已經不是海口的地標,但靈山祠前的古代碑匾,雖然已經字跡模糊,仍在見證著往日風煙。

  正德《瓊臺志》記載:“靈山,俗名黑山,在縣南一十五里那社都。喬木陰翳,卓有佳趣,自北渡海,至中洋即見。及抵其所,勢不甚突兀,中有神祠。”

  此外,《瓊臺志》還記:“靈山祠,在靈山,宋元舊祠‘靈山’‘香山’‘瓊崖’‘通濟’‘定邊’‘班帥’六神。國朝洪武初(1368),知縣李思迪重建。三年(1370),例勘該祀神祇,知府宋希顏以其能興云雨,御災患,奏入祀典,賜今封。歲以三月九日祭之。后推官郭西、鎮撫陶貴、千戶俞凱又捐俸宏建。祝有‘九重協夢,萬里加封’之句。”

  瓊州府城東廂攀丹村進士、御史唐舟參加了當年的“靈山詩會”。圖為“西洲書院”舊址里的唐舟畫像。 陳耿 攝

 

  “靈山”的傳說和歷史

  從黑山到靈山,到建靈山祠,到“奏入祀典,賜今封”,這是一個傳奇故事。

  民間傳說:原先黑山,山深林密,人跡罕至,盜匪盤踞,結營立寨,攔路搶劫,騷擾地方,為害鄉里,令人畏懼。南陳(557~589)之際,冼夫人駐軍海南,大軍平亂,為民除害,進山剿匪,麾下有六壯士深入賊營,搏斗中不幸遇難。隋朝初年,黑山平靖,地方安定,人們認為是六壯士顯靈,便修建“六神廟”祭祀,宋代擴建六神廟,改名“靈山祠”。

  明朝初年,朱元璋詔布天下,歸并寺廟,將無名寺廟盡行革除,瓊州知府宋希顏據實上奏,得朝廷恩準,將六神廟列入祀典,還因此得到了皇上誥封賜號,分別封為“靈山”“香山”“瓊崖”“通濟”“定邊”和“班帥”。傳說,朱元璋廢除野廟,“六神”曾經托夢于他,說朱明王朝進軍瓊崖,一路順風,兵不血刃,乃六神助力。朱元璋半信半疑,正要令人暗地查訪,恰好瓊州知府奏疏呈上,御覽之后“龍顏大悅”,于是潑墨揮毫“諭賜封號”。

  因為靈山靈秀,神祠靈驗,人口集聚,漸成鄉鎮,所在地便稱為靈山鎮。如今,靈山祠仍在,門口那副對聯“六神褒封源流自宋,神通廣大名傳列朝”仍在述說歷史傳奇。

  那一場風雅盛事

  因為民間傳說,因為靈山名勝,郡志記下了海南文學史上的“靈山詩會”。

  明正統七年(1442)五月,時任廣東都指揮兼海南守備的王清,戎務之暇,邀府、縣文武官員、地方鄉紳,游覽靈山。同行眾人,走走停停,說說笑笑,登上山頂。舉目四顧,群峰蒼翠,林木森秀,江流環繞,波煙浩渺,詩朋酒侶,豪興勃發,賦詩紀趣。

  御史唐舟對王清說:“公文章政事表表,在人耳目非一日,敢求一題,紀之勝事。”王清略一沉吟,草成“燒香游神園,松風生微寒。高歌攜金樽,頹然青云間”五言絕句,逐字裁開,游者分撿,依韻賦詩,結成《游靈山詩集》,留下了海南文學史上的韻事。

  據《瓊臺志》記載,唐舟為此寫了《游靈山詩序》。序云:廣東連帥濟寧王公總制海島,號令成布,因神之靈,山之秀,會今大參蒼梧龔公(箎)、盱江左公(瑺)、憲副貴溪王公(增祐)、錢堂童公(貞)、僉憲高唐穆公(鐸)以及瓊州知府程瑩等,通共十九人。

  詩會發起人王清,文武兼備,風流儒雅。《瓊臺志·卷三十二》記“王清,廣東都指揮,濟寧人。正統壬戌,守備。善詩,與鄉致仕御史唐舟諸公游靈山唱和,有集。”唐舟說:“詩成,以次編匯,不以窮達為先后。歌詠太平盛世,宣揚德化,士君子得優游之樂。”

  政通人和,偃武修文,以詩會友,不問窮達,可見古人曠達。

  唐舟居長,由他先拈,得“燒”字韻,展紙舉筆,立成一詩。

  路出城東十里迢,

  深林青接野原燒。

  一聲啼鳥幽山趣,

  幾曲交花轉徑遙。

  天閟景靈供勝地,

  神孚帝夢祀皇朝。

  元戎為愛多佳致,

  杖履追隨荷見招。

  大參龔箎,拈得“香”字,就韻鋪陳,頃刻之間,詩成七律。

  靈山佳氣郁蒼蒼,

  此日登臨野趣長。

  石徑苔荒穿樹入,

  林花風散隔簾香。

  云開鐘響兼泉響,

  天外山光映水光。

  分韻賦詩歸去晚,

  馬搖金勒已斜陽。

  御史鄺杰,拈得“游”字,略一遲疑,七律已成,頗有韻致。

  元戎小隊出南州,駐節名山得勝游。

  日轉松陰連榻凈,

  雨余山色帶煙浮。

  看花聽鳥臨風久,

  對酒吟詩意日留。

  幸際太平無個事,

  不妨行樂共悠悠。

  優游青山綠水,徜徉茂林修竹,詩作依韻賦就,眾人興致極高。

  接著,僉憲穆鐸,拈得“神”字,詩興大發,歌詠靈神。

  山川鐘靈孕靈神,

  閬苑風光別有春。

  風捲海濤天地闊,

  云開島嶼畫圖新。

  酒酣側弁歌還舞,

  詩妙驚人笑且嚬。

  忘卻月林歸去晚,

  煩襟一洗絕囂塵。

  少參王愷,拈“祠”字,環顧四野,靈山疊翠,佳作立成。

  名山高處有神祠,

  山秀鐘靈景更奇。

  澗小竹森流水細,

  林幽風轉落花遲。

  林幽風轉落花遲。

  眼觀宮闕五云近,

  心動鄉關萬里思。

  身在天涯同是客,

  不妨游衍醉金卮。

  輪到王清,拈得“松”字,稍作沉思,筆走龍蛇,旋即成章。

  金鰲背上峙群峰,

  中隱神祠紫翠重。

  深徑有風黃葉落,

  閉門無鎖白云村。

  一聲清嘯猿歸洞,

  滿院涼陰鶴在松。

  今日來游窮勝攬,

  紛紛冠蓋喜相從。

  從者稱妙,妙句疊出,行云流水,山花盛開。按照順序,豐城陳振、千戶屠泰、憲副童貞、大參左瑺、維陽邵偉、憲副王增祐、連帥張玉、鄉士王宏,各依韻字,逐一成詩。

  輪到知府程瑩,拈得“尊”字,看所載酒尊,志得而意滿。詩曰:

  迢迢一徑入山門,

  此日同游載酒尊。

  縱覽謾憑雙眼力,

  浮名應愧一乾坤。

  久居僻郡叨天祿,

  愿刻蒼崖頌圣恩。

  吹徹玉簫清興發,

  詩成不覺又黃昏。

  爾后,鄉士王懋、前庶吉士王槐、森使郭智、東魯李芳、鎮撫陶俊,均成詩作。

  歷史上的靈山祠,現已被改稱六神廟。 陳耿 攝

 

  海南“蘭亭宴集”

  一場詩會,鄉賢先成,郡官隨之,南腔北調,俯仰吟哦,盛況空前,其樂無窮。

  王佐《瓊臺外紀》云:“都指揮王清游靈山有五言絕句,皆平聲,分韻題有詩集。”王佐當時尚年少,云“佐童時略記得一二聯警句。”后來,郡人繼詩,相互唱酬,蔚然成風。

  《外紀》載:“青”字韻中聯云“一時賓從頭皆黑,千載江山□尚青”,御史唐舟詩也。“攜”字韻中聯云“深院有人□犬也吠,空庭無主燕于飛”,舉人丘濬詩也。今全本不可復得。據此,則上詩二十首,自余伯祖侍御以下十七首,系即席者,祠、攜、青三韻,則同時郭、王、張三公追和者。王佐說:“余后郡中士大夫續和附集,珠玉尚多,惜皆遺亡矣!”

  《瓊臺志》還記載寶安侍郎陳璉撰寫的詩序。序曰:“古人宴集有詩者,記一時游覽之勝,有如王右軍之《蘭亭》,裴均之《荊潭》。時從游者適皆文士,其詩與文傳于今不泯,世人莫不宗之。陳璉說:“神祠地居高爽,南顧群山,蒼翠可挹,北眺鯨波,浩漾無際。所歷既高,所覽益遠。窮目力于霄漢,納溟渤于胸次,發其豪宕雄逸之氣。故詩思如泉。”

  靈山詩會,“宮商相宣,珠璧交映,發靈山之勝,昭太平之盛。唐公(舟)輯成《游靈山廟詩集》,豪宕激越,宮商相宣,珠璧交輝,發靈山之勝,昭太平之盛,觴詠之樂,視右軍《蘭亭》,裴均《荊潭》,誠不相讓。”侍郎陳璉對詩會贊賞有加,給予很高評價。

  時隔570多年之后,追述這場靈山詩會,回憶南北文化交融,詩文雅傳至今。

  政務之余,登臨山水,極目騁懷,暢抒幽情,時人視之為海南“蘭亭宴集”。

  雖然,瓊州不是會稽,靈山不是蘭亭,不必攀比,但是靈山詩會不愧為瓊州文學史上的盛會。古人慷慨,歌吟風雅,誠如海南“詩絕”王佐所說“童時略記一二警句”;爾后,海南“著絕”丘濬,因仰慕前賢,也依韻賦詩,由此足見,這場詩會的影響深遠。

  海南山川靈秀,詩家星斗麗天,詩成飛珠濺玉。南宋白玉蟾,“隨身無片紙,落筆滿天下”,清高絕俗,出類拔萃。有明一代,丘濬《題五指山》,點數中原,氣魄宏大。及至后續者王佐,唐胄推崇其詩,稱贊“其詞之平易溫雅,氣之光明雋偉,當比擬古諸大家。”

  有清一代,詩家疊出,《瓊臺耆舊詩集》36卷輯錄清代海南名家詩作,洋洋大觀。

  詩詞歌賦,素稱雅事,也屬難事。唯其如此,故海南文學史上的盛會,雅傳至今。

  原標題:靈山詩會:明代海南那一場風雅盛事

  (編者注:本文原載于2017年1月9日海南日報海南周刊,見刊略有刪減)

  海南日報新媒體、海南日報海南周刊聯合策劃

  特約撰稿:蒙樂生

  值班主任:張杰

  值班總監:袁鋒



[錄入者:市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局]

主辦:海口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承辦:海口市信息中心
海口市信息中心規劃設計并技術實現 網站技術支持電話:0898-68725613
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98-68710000 政府咨詢投訴電話:0898-12345
瓊公網安備46010002000008號 瓊ICP備17005283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:4601000009

溫馨提示

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海口市政府門戶網站,進入非政府網站
是否繼續?

彩票加盟代理-首页